首页 | 学校介绍 | 报名须知 | 联系我们 | 校园活动 |  艺考 |  台湾-幼儿音乐潜能开发 |  美国菲伯尔 |  童声合唱 |  银河之星 |  喜报 |  美育 |  师资力量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美育>>盲童学音乐

发表日期:2014年6月3日  共浏览2588次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赖斯——音乐是人生应该有的一章华彩

发表日期:2014年6月3日  
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zaRice19541114日出生在种族隔离制盛行的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小名康迪。和那里的很多黑人儿童的悲惨命运不同,赖斯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在家人的保护下顺利长大,并凭借个人的努力获得了成功。

  天才儿童黑人骄傲

  赖斯家相信这样一条严峻的真理:黑人的孩子只有做得比白人孩子优秀两倍,他们才能平等;优秀三倍,才能超过对方。父母告诉康迪,在伯明翰以外有更多的机会,如果她勤奋学习,力争上游,就会得到回报。你可能在餐馆里买不到一个汉堡包,但也有可能当上总统。

  进入学校后,康迪学习十分出色,一年级和七年级都跳级了。回忆起自己童年的经历时,赖斯说:伯明翰光怪陆离,种族隔离无以复加,但黑人社区建立了自己的世界。我上过芭蕾舞课,学过法语,还上过礼仪课。康迪的外祖父母从各方面保证孩子们不受种族主义的伤害。康迪的舅舅回忆说,他父亲宁愿他们回家上厕所也不让使用种族隔离的公共设施,实际上,我一生从未坐过种族隔离的公共汽车。

  然而到1963年,伯明翰却成了暴力和民权运动的大熔炉,广大黑人成了种族思想根深蒂固的伯明翰警察当局的打击目标。赖斯的父亲和大部分黑人不得不自我武装起来,防止有暴力倾向的白人进入黑人社区。1969年,父亲在丹佛大学谋得教职,全家随之迁居丹佛,彻底走出了种族歧视严重的南方。康迪进入圣玛丽学校读书,这年她13岁,第一次进入了不实行种族隔离的学校。

  幼学钢琴迷恋体育

  康迪的母亲是一位钢琴教师,因此康迪从幼年时起就开始接受母亲孜孜不倦的音乐教育。很快,她就坐在教堂里母亲弹风琴的凳子旁,开始了母女合奏。4岁时,她掌握了一些曲子,开了第一个独奏会。

  康迪一直梦想成为职业钢琴家,16岁那年她进入父亲所在的丹佛大学拉蒙特音乐学院学习钢琴演奏。然而在大学二年级和三年级期间,她精心构造的计划被打碎了。那年夏天,她参加了著名的阿斯本音乐节,遇到了有生以来最残酷的竞争。我碰到了11岁的孩子,他们只看一眼就能演奏我要练一年才能弹好的曲子,我想我不可能有在卡内基大厅演奏的那一天了。

除了钢琴,康迪在运动方面也很有天赋,网球和花样滑冰玩得都很出色。她每天早上4:30就起床,去溜冰场练习步法,从旋转、侧滑、前冲、穿越、踮脚到组合动作和双人滑。儿时的她受父亲影响,对美式橄榄球十分着迷。她曾经开玩笑地说,如果能够当上美式橄榄球联盟主席,她宁愿不当国家安全顾问。

  结缘布什政坛女星

  赖斯最初闯入老布什的圈子是在1987年斯坦福大学的一次晚宴上,当时赖斯几句简短而有特色的致辞引起了时任福特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的兴趣。从赖斯的讲话中,斯考克罗夫特发现赖斯对苏联的看法与他的政治现实主义不谋而合。

  1988年大选之后,斯考克罗夫特成为老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随后被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苏联事务司司长,并很快成为老布什总统和夫人芭芭拉的私人朋友。老布什卸任后,康迪回到斯坦福大学教书,但仍保持着同老布什一家的友谊。

  1995年小布什刚刚当选为得克萨斯州州长后,老布什安排赖斯同自己的儿子首次会面。在这次见面中,两人谈的是体育经,对体育的共同爱好让两人很快成为朋友。1998年,当两人再次见面时,话题已转为下任总统所面对的外交情势了。面对布什家族的邀请,赖斯没有丝毫犹豫,她迅速辞去了斯坦福的教职,专心辅佐小布什。在小布什当选美国总统后,赖斯出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成为美国政坛最耀眼的政治女明星之一。

  表演者赖斯

  在赖斯的办公室,挂着一副她和大提琴家马友友的彩色大照片,那是他们2002422日在华盛顿宪法大厅演奏完一首布拉姆斯奏鸣曲后接受观众喝彩的情景。照片上的赖斯容光焕发,目光坚定,有力量的嘴唇顽强地向上扬起。

她三岁开始学习钢琴,曾经获得美国青少年钢琴大赛第一名,那时候她的愿望是成为一名钢琴家。赖斯说:三岁那年,我要求父母允许我学钢琴,父母答应了。那是我第一次弹钢琴。我弹了不少琴。我应邀在这个或者那个活动中演奏,一直大约到10岁。后来,我突然间不再是那个可爱的小女孩了我也不再那么多地受到邀请了。我确实对钢琴厌倦了,想就此不弹了。那是我父母惟一一次干预我的事。我母亲说,你还没有长大到或者弹得好到能够自己做出这种决定的时候。等你长得够大了,弹得够好了,你可以放弃,可现在不行。我现在的确非常高兴,她没有让我放弃。因为到了我能决定我不打算追求钢琴事业的时候,我已经好到了我想弹什么就几乎能弹什么的程度了,这就是为什么即使在今天,弹琴还是我的业余爱好。即使是在很多政事中她也不忘钢琴,当批评人士指出,赖斯没有在伊拉克问题、推动巴以谈判和解决朝鲜核问题上发挥积极的作用时,她说,我和拉姆斯菲尔德认识多年,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的工作就像一个乐队里的钢琴师,是乐队的一分子,而这个乐队只有成为一个整体,才能奏出美妙的音乐。


0
  • 上一篇:一位音乐教育家对家长说的真心话
  • 下一篇:美国音乐学院课程变革
  • 打印本页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图片新闻 |